宅的日子。
脑洞。
死磕。
留学党。
爱动漫,爱音乐,爱看书,爱学习,爱coding,爱programming

【Hannigram】归途(主Will)

小野王子殿下的喵:

虽然打着Hannigram的tag但是我觉得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_(:з」∠)_


伪·意识流,好吧只是杂乱的碎片╮(╯▽╰)╭


本来结局是HE,但是写着写着就……_(:з」∠)_


呃,以上_(´ཀ`」 ∠)_


欢迎在评论或者微博上找我玩耍哟~(´≥ω≤`)


食用愉快~(*≧▽≦)




BGM:唯爱永生 Only Lovers Left Alive的原声


http://










他凝望着,


他的爱他的世界,


他的梦他的终结。


 


 


滚烫的血液浇在冰冷的躯体上,仿佛祭祀般地凝重。微微仰头,眸中看不到救赎的羽翼,只有微笑的恶魔。


尖利的指甲在赤裸的脊背游走,隔着皮肤划开他的血管。青红交错的线条在泛白的肌肤下蜿蜒,汇成一片赤红。


浓重的黑色包裹着战栗的躯干,光裸的双腿流落在哀嚎着的枯瘦臂膀之间。黑暗缓慢而黏腻地爬上他的头顶,掀起他的发肤与骨骼,吸吮他灰粉色的大脑。


神经被小心翼翼地剥除,他开始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失去了胸腹的感觉,丢弃了指尖震颤。混沌着,他停下了思考,停下了生命,心脏跳出碎裂的骨骼,唱着欢欣的歌曲融入不可见之地。


 


他在一片冰冷的湿意之中惊醒。不论是几月份这一片水域永远是寒凉的没有一丝热度,仿佛太阳从不曾驾临于其上。


他穿梭在迷蒙的晨雾之中,水珠凝结在他的皮肤上,流过的感觉使他一阵颤抖。柏油的路面上覆盖着滚动的砂砾,他划破手指,用温热的液体涂抹在唇上,对着虚空中自己的幻影露出了笑容。


 


献祭的羔羊摊开柔软的四肢,带着狂热的眼神牵引着它靠近锈迹斑驳的刀刃,嘶叫着划开自己的喉咙。


雨自下而上地浇灌着荒芜的骨头,燃烧的黑烟扭曲出奇怪的形状,张牙舞爪地扑向紫色的火焰,又钻入泥潭一般的土中。


火焰中的恶魔仍旧微笑着,向他伸出双臂,左手是他的心,右手是他的脑。他低头看着自己空洞的身体,用手在其中翻搅着试图找出那些内脏。


徒劳,徒劳,尽是徒劳无功的。


那些花朵离了本体依旧鲜艳的绽放,因为她们在恶魔的身后享受着硫磺的滋养。


屈下双膝,他请求他的宽恕,颤抖的双唇被蛇吻住。


 


睁眼看着四面皆白的墙壁,手下是柔软的织物触感。


他被束缚,他没有被束缚。他被抛弃,他没有被抛弃。


明亮的灯光下他数着自己的影子,每一天都在淡去一些。黑色的颗粒脱出形体的条框,在无风的室内随意飞舞着,拼凑出一句荒诞的话语:


等待吧,等待你的灵魂死去,肉体觉醒的时刻。


他笑了,声音极大,将那些颗粒惊吓得四散而去,隐入墙壁和织物的缝隙之中不再出来。


 


腐烂的水果散发出鲜肉的香气,鱼群在地面一边行走一边歌颂土地的美好,树木用紫色的火焰装点自己枯黄的枝干。


这里总是夜晚,这里总是黎明。


只能从翅膀扇动的风声和赤红的眼睛辨别出乌鸦,羽毛融在夜里,用鸣叫蔑视生命。


地平线的远端永远闪耀着炸裂一般的火焰,紫色的宝石粉身碎骨地沾染在热风之中。


 


白色的束具缠绕在他的身上,金属制成的带扣顶端昂起头,吐出同样金属光泽的信子,嘲弄着他的虚伪和真实。


他看到身旁的两人面上带着无所谓的麻木,却又时刻小心地收好不断钻出的獠牙。


白色的走廊在身后射出刺眼的光芒,眼前的路的墙壁收敛肌理,在阴影处蜷缩蠕动。


尽头有着跳跃的火苗,橙红色得令人烦躁不安。他甩着头四处寻找他的紫色火焰,却只能在空气的唾骂声中垂下头颅。


 


阖上眼,阖上眼就能够看到你想要的那个世界。


睁开眼,睁开眼才是你追求的真实与人性善恶。


 


黑夜是如此的温暖,拢住他的发丝,收紧他的身体,爱抚他的大脑,舔吻他的灵魂。


只有黑暗,是归途。


眼窝因为空洞而更显得滚烫,他亲吻自己的眼球,用告别的仪式般郑重的样子。然后嚼碎两个球体,腥热的液体和支离破碎的组织在口中蔓延出奇怪而繁复的滋味。


吐出诱惑着他的苹果,他终于沉睡在他的家中。


 


恶魔看着他残缺的艺术品,无聊地偏过头,随意地捏碎了手中的大脑与心脏,看着空洞的皮囊飘落在雨中。


 


等你醒来的那一刻,便品尝这孤独吧。



评论
热度(10)
  1. uid_mice风花猫 转载了此文字

© uid_m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