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猫子

This is supposedly the end, if anything ever ends

#银时1010生贺文# Lifeline 1(高银 微土银)

(1)

银时用右手支着头,叼着支笔虽然并没有准备纸张。

 

宽敞的lecture hall里,剧院一般的布置,讲台上铺张着巨大的屏幕放映着PPT。这是个社会学的讲座,黑人讲师激情澎湃地探讨着种族观念,批判把智力与种族基因挂钩是一种非常错误的想法。台下三三两两坐着几十号人,大多是大学生,用电脑或者纸笔记着笔记。

 

银时并不属于这个环境。是的,换句话说他的在场显得有点突兀,即使他坐在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他穿着及膝的白色风衣,里面鲜红的衬衫头两个扣子随意地敞开,和身后暗红的椅子倒是相称,翘着个二郎腿顶着头银色的发丝结合天然卷显得慵懒而又随性,俨然一副颓废社会人的模样,完全无法联系到初出茅庐毛刚长齐的学生。

 

他也确实不是什么大学生。他只是和人有约,而对方正好在这所大学的研究院工作。现在距离对方工作结束也就是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多分钟,所以他顺便在这里打发时间。

 

台上的黑人教授孜孜不倦地讲着,刚扯到20世纪初Galton的eugenics就有认真的学生举手发问。银时心不在焉地听着,眯起眼睛转头看向窗外。透过讲堂的天窗,阳光正好。十月初的太阳说晒不晒,暖洋洋/懒散散地打在枝头,偶尔有几只鸟应景地飞过。天空也很蓝,是那种会获奖的摄影作品中的天空一样夸张的蓝。

 

嗯哼,真是个悠闲的午后。

 

沉浸其中的银时眯起好看的红眸,嘴角上扬似乎心情不错,把嘴里叼着的笔弄得一抖一抖的。时间就这么平滑地流逝,直到手机屏幕上显示出2:25的字样。

 

差不多到点了呢。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