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猫子

This is supposedly the end, if anything ever ends

#坂田银时1010生日快乐# 生贺文 Lifeline 3/4/5 主高银

(3)

刚走出讲堂,虽说气温正好,迎面吹来的一阵风还是让银时紧了紧自己的大衣。毕竟入了秋,连续宅在家里半个多月第一次出来银时的穿着还是略显单薄了些。他随身并没有背包,本来也没有带东西的必要,只是出于职业习惯在口袋里放了两只笔和几张便签条。当然他还是抄了高杉研究所的地址以备忘。这地址还是半年前他和高杉重逢的时候高杉告诉他的,虽然这才是他第一次用上它。他在脑中默念着地址,慢悠悠地迈着步子东张西望。

 

周围还是典型的校园景象,有学生坐在树下的长椅上看着书,还有的躺在厚实的草坪上晒着太阳打着盹。空气里飘着一丝淡淡的桂花香气,让银时有一点走神。

 

他突然想起自己和高杉的第一次相遇,也是一个秋日午后,也是桂花灿烂,也是阳光正好。

 

他抬起头,那逆着光的身影就这样霸道地挤入眼帘,占据了他大半个视线。就像多年之后的不久前,那个身影又一次出现,而这次占据了他的全部世界。

 

 

 

(4)

刚迈入高中的秋天,下午放学铃声就是一声号角,课外活动就是高中生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当高一新生都利用课后时间争先恐后地发展小团体结实各种朋友的时候,生性随便的银时却对此显得兴趣缺缺。看着放学后迅速冷清下来的教室,银时一边收拾着书包一边回头一脸正气地对坐在身后的桂,哦不,假发说道:“假发你知道么,那种狐朋狗友就和处男训练手速随手用到的毛纸一样,也就打飞机的时候用。”

 

 “真正的朋友是像我们一样可以一起去寻找One Piece的人!”

 

“不是假发,是桂。还有,我要寻找的是传说中的美人鱼伊丽莎白。”

 

“真是冷淡啊假发。”

 

桂一拳头过去。

 

“不是假发,是桂!朋友的话就把名字给我叫对来!”

 

“这么暴力是不会受女生欢迎的哦假发,以后记得别随便打人。”摆出教师的架势,银时一个侧身灵巧躲过假发的攻击,还随手顺了假发口袋里的一块糖并以光速塞进嘴里,显然训练有素。鼓着一侧的腮帮子银时一边嘟囔道,“那阿银我寻找宝藏去了,假发咱们有缘再见!”

 

拍拍裤子起身,拎起座位上的书包敬了个军礼,转身留给桂一个潇洒的背影。

 

……

 

“不是假发,是桂!!”

 

无视身后假发的嚎叫,银时迈着大步走出了教学楼。

 

***

 

到达图书馆的时候,太阳正要落山,染红了半边天空。刚才走的有点急了的银时现在有点喘,但其实并不用赶时间。这是这个城市最大的州立图书馆,所有服务不管是自修室还是开架图书全部24小时对外开放,但银时还是想早点来读完昨天读到一半的那本书。自从银时从养父松阳家里搬出来自己住后,图书馆就像他的第二个家一样,除了上学洗澡睡觉其他时间银时基本都泡在图书馆里度过。有几次看书看得晚了就迷迷糊糊在图书馆睡一晚,第二天天一亮就直接上学去了。

 

咦?你问为什么爱看书?

 

只是从小就养成的爱好延续下来罢了。

 

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理由啦。

 

轻车熟路地上了二楼,拐了几个弯就找到了目标书架。目光沿着一排排的书扫荡,银时一边在心里默念着自己一直惦记着的那本书的书名,一边踮脚张望着上层书架。几排书架后他终于发现目标,目光锁定,正要伸手去拿时却被另一只手抢先了一秒。

 

是的,自己一直惦记着的书——印着《白鲸》两个大字的书脊上,有一双爪子前自己一秒放了上去。

 

这真是老套的剧情呢。

 

银时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目光顺着手臂找到了它的主人。一时之间,气不打一处来的银时和对面的人大眼瞪小眼。

 

落日夕阳的余晖从图书馆巨大的落地窗外射入,给此人的出场提供了完美的布景。逆着光,此人的侧脸完美得像尊雕像,一侧是眼罩,而狂气从没戴眼罩的另一侧泻了出来。银时竟愣了神。尽管银桑本人在多年后回忆这一场景时极力否认自己曾被那一刻逆光的高杉帅到,“都是夕阳角度的原因弥补了矮杉你的先天不足啦阿银我才不会被你骗到”然后被高杉捏着脸颊哇哇大叫。

 

而多年前那个落日余晖下的图书馆,少了各种掩饰和修饰,银发少年和紫发少年相遇了。

 

“啪——”

 

《白鲸》掉到了地上。声音很响。

 

 

(5)

据高杉事后回忆,和银时相遇的那天是他最糟糕的一天,没有之一。

 

白天坐公车上学时公车意外故障导致上学迟到不说,上午考试考到一半突然肚子闹了脾气,考试没考完还赔了整个下午在厕所和医务室。好不容易身体好受了些提前离校,想去图书馆找书看,结果才拿到书就被人凶神恶煞地瞪了,手臂被他一掌拍了,书掉了。

 

“书被抢了当然会生气咯。打你的手只是下意识的啦高杉君你要理解护食可是狗狗的本能啊。”多年后的某天然卷抠着鼻屎这么说道。

 

“本来就不是你的书吧。还有这么会护食你是狗么。”

 

“要你管。”

当然高杉没说在那之后自己的人生是怎么被这个突然闯入自己人生的家伙改变(搅得乱七八糟),自然也没说那一掌拍得他有点痛。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