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的日子。
脑洞。
死磕。
留学党。
爱动漫,爱音乐,爱看书,爱学习,爱coding,爱programming

[主高銀]Lifeline 6/7/8

(6)

当年对于这本书,两个刚长毛的小年轻达成共识的过程必然是艰辛的。书一掉地,先扑过去的是银时,高杉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想都不想就一脚踢了过去。一阵扭打是不可避免的,但略过中间个中复杂过程(银时的无理取闹逻辑以及高杉后面纯粹懒得和银时争),最终是银时先抱得美人归。

 

“放心吧阿银我看书可快了,肯定会在宇宙毁灭前把书给你的。”

 

然后得到了高杉完美的白眼。

 

“如果你拜糖分大神为信仰,说不定神会眷顾你一下。”

 

“……这有逻辑么。”

 

“有。”

 

“……”

 

觉得继续和他说话会被染上笨蛋病毒而拒绝和银时继续争论的高杉捡起了掉在一旁的书包,站了起来转身想要离开。

 

“糖分大神叫你明天记得来哦。”

 

“还有对了,我叫坂田银时!”

 

“……高杉晋助。”

 

那时的高杉觉得报上名字的自己简直疯了,更觉得第二天准时来到图书馆的自己疯了。看着银时笑盈盈地递上《白鲸》这本书,高杉脸黑得比大猩猩的股间还难看。

 

“银桑我看书速度可不是吹牛的噢。”

 

“顺便一提,欢迎加入糖分大家族!”

 

见鬼了。你个邪教。

 

(7)

如果用几个词概括高杉,也不外乎“天才”“富家子弟”之类云云。学习出众,家境出挑,就连长相也是上品,除了身高之外几乎无可挑剔。从小到大的考试不论在班级还是全年级几乎都是第一,父亲似乎是个财团的董事,家住在夸张的别墅房子里。

 

表面上。

 

而事实上,刚步入高中的高杉只是个犯二的中二少年。成绩也好,家境也罢,在那些无法拥有的人看来都是可望不可即而遭人妒忌的,而对于那些拥有的人却是家常便饭。高杉不在意这些,也不曾在意这些。从小到大,他拥有了一切,却不曾拥有一切。他也有过年少天真的梦想,想要成为科学家,想要成为宇航员。他曾经热爱科学,百科全书十万个为什么翻得哗哗响。但很快,他就把这一切随手丢弃了。

 

不够。还不够。

 

有些时候高杉也不知道自己在追求着什么。金钱权利从来都是伸手就来,他也不在意。世俗世界包裹着虚伪的浮华,因此他厌恶。他渴望真实,渴望表象之下,就像某种冲动让他想要破坏怀表外壳直到内部齿轮暴露无遗。年幼的他曾天真地认为科学是完美的,可以揭穿一切表象直指真实。但聪明如他,高杉很快也注意到现代科学也不过一家之言。渐渐的,他开始时常打架,原始的破坏冲动失去了枷锁而破茧而出。他如同困兽,在这个层层包裹着的世界里失去了方向,纵然他的成绩仍旧鹤立鸡群,纵然他的家世仍然显赫。

 

然后不知哪一天之后,考试,打架,思考人生之余,高杉开始光顾图书馆了。

 

读书是高杉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从小高杉就爱看书,纵使在抛弃了科普读物后,小说还是在高杉的世界里幸存了下来。或许因为书总是带给高杉一种超脱于现实的真实感,也或许书总是比现实直白。

 

反正,在高杉翻遍了家中藏书,闲暇之余又找不到小混混可以扁一扁之后的某一个倒霉的日子,高杉来到了图书馆。

 

然后好死不死,遇到了银时。

 

好死不死,他们看中了同一本书。

 

 

 

(8)

今天是10月10日。

 

和往常一样一大早醒了的高杉,坐起身看了眼日历,然后转头看着身后的天然卷,睡的正香。

 

看来是忘了自己的生日呢。如果这二货记得自己的生日一定会跳起来拉着他到处玩的吧, 毕竟他是坂田银时。

 

况且最近土方给了他那么多假。

 

想起土方这个名字,高杉还是下意识皱了下眉。他想起之前银时为了赶稿忙得天昏地暗,成天往出版社跑,这都托了这位编辑土方的“福”。他总是以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把银时留在编辑部,还过夜(=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土方对银时有意思,虽然看似常常找茬,但大部分银时的要求他都尽力照顾,甚至不惜越权。之前愣是为了银时的脱稿让所有的出版后延了半天。从没有人事后来找银时的茬来看,后续事宜也被土方摆平了。有手腕的家伙。

 

高杉和土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面就在半个月前,高杉私下去找土方要求他给银时生日这天放一天假。

 

“我希望银时10月10日那天没有工作。”

 

土方听后脸明显黑了一截。

 

“请问您是?如果我没记错的吧那天好像是某只天然卷的生日吧。”

 

“没错。我是高杉晋助,银时的恋人。”

 

所谓情敌相见分外脸红。

                                 

“恋人?不好意思,我记得某只天然卷口中的高杉只是个同居人罢了。”

 

“噢是嘛。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在同居过程中我们XXXX过还OOOO过还XXOO过?”

 

“!?”

 

谈判结果比高杉预想的好。土方不仅给银时生日放假,前面的两周也都基本给他空了下来。据高杉安插在土方身边的眼线说,土方的理由是“不忍心看天然卷忙到掉毛最后变成秃头,偶尔也是要劳逸结合”,真是典型的傲娇啊难怪不受欢迎。土方还试图以放松为由想带银时去游乐场玩,却被银时以一颗宅心拒绝。“我是要看到Jump休刊号的男人!”银时这么说道。那天下班回家后提前看到一坨卷毛圈在沙发里顺着毛让高杉突然有点感慨万分。

 

“高杉高杉,你知道吗今天多串君突然良心发现了给我放了两个星期假呢。明天的太阳是不是要从西边升起来了。”

 

“可能吧。对了你怎么和他说我们的关系的?”

 

“单纯的同居人。”

 

然后高杉为了泄愤一脚把银时踹下了沙发。

 

***

 

其实高杉很理解土方。他们都中了名叫坂田银时的毒。晚期。

 

并不是说银时有多大的人格魅力,可以像总统竞选者一样在空气中制造海市蜃楼。银时有一双明眸,带着猩红色似乎可以看穿人心。谎言对他没用,真话不用对他言明。和他相处久了就会发现,纵使平日再如何吊儿郎当没个大人样,你总能在他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他是个观察者。可怕的观察者。

 

你在他面前无所遁形,只能卸下武装缴枪投降。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对有关自己的事情却总是迟钝得要命。可能银时自己会是全世界最后一个知道土方喜欢着自己的人吧。土方君,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啊。

 

你输在了起跑前上。


评论(1)
热度(9)

© uid_m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