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猫子

This is supposedly the end, if anything ever ends

[主高銀] Lifeline 完结

嗯写在前面ˊ_>ˋ

身为留学生学业狗,我发誓我一定有机会会把这文从头到尾修改一遍的。

为了最爱的  银桑(握拳( ̄^ ̄)ゞ


————————————

(9)

回归现实的高杉看着枕边卷毛的睡颜,在内心叹了口气。

 

一个人是要有多粗线条才能忘掉自己的生日啊。

 

高杉默默在内心吐着槽,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经过客厅来到了厨房。当然在路过拐角的柜子时不忘顶着伊丽莎白玩偶的目光检查一眼某甜食控的棒棒糖数量,顺便check一眼冰箱里草莓牛奶的摆放。要知道,如果被某个白毛傻X怀疑自己对他的甜食不轨,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即使这永远都不可能发生就对了--)最后高杉在厨房用昨晚上提前准备的材料给银时做了个简单的三明治。

 

生日快乐。

 

***

 

(10)

高杉曾以为自己高中三年也会毫无波澜地度过,直到那天撞见了那坨白毛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所谓不打不相识,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孩子打酱油,啊呸。之后“偶尔”去去图书馆的高杉总会有意无意找找那抹亮色,而每次都会被他“碰巧”撞见。

 

其实这货基本天天都泡在图书馆里吧。

 

其实这货每次都坐在A12区这附近嘛。

 

后来从某一次后,高杉开始一脸理所当然地坐在小银对面的位置上看书了,那位置也成了高杉的专座。在图书馆的时候,两人也不多说话,各自低头做着自己的事,专注着自己的书,或者是脑子不好使的银时烦恼着学校数学作业,这时候高杉就会一脸“笨蛋就是笨蛋没救了”的表情教银时,每当这时候银时就会恶狠狠地用脚从桌子底下踢高杉,并偶尔报复性地把高杉课本上的名字改成“矮杉”。后来渐渐混熟了,他们会一起去图书馆楼顶吹吹风,聊各自看的书。别看银时学习数理化脑子笨(虽然大多要怪这货懒不爱动脑子),对看过的书却总是能提出很有趣的看法。虽然也有类似于“巴黎圣母院就是搞基来的”之类的过激言论,但“总体还是靠谱的”(高杉云)。

 

银时天生有种读书的倾向,或者说得更贴切一点,感觉他是靠书活到现在。

 

“别看阿银我现在这样,我可是三岁就开始看书的人呢。”

 

“为什么?”

 

“这需要理由吗?”

 

每每问到关键性问题,只要是有关银时自己的,他总会闭口不谈,或是打哈哈蒙混过关,而高杉也从来不会不识相的多问。

 

直到后来高杉和家人闹翻离家出走,他开始睡在图书馆,然后有时被银时善心大发带他回了自己租的房子冲澡或事借宿,两个大男孩之间本也不会有太大的忌讳。直到有一次,高杉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两瓶酒,两个未成年人就这样窝在房间里偷偷地喝。

 

喝到一半,银时的酒劲上来了,他傻嘿嘿地笑着,把脸凑近高杉对他说:“高杉君,你还记得第一次我们抢的那本书么?”

 

“你说《白鲸》?”

 

“对~我觉得啊,你就是那条白鲸。”银时的气息缓缓地吐在高杉的鼻尖,酒味扑鼻,但没有掩盖掉银时自有的那股甜甜的气息,“你不谙世事,就像那白鲸,既可以是善极又无所谓恶极。你就是你,但活在这个被世人主宰的世界上,又最终究竟会不会被世人不断固执膨胀的念头吞没呢……”

 

人生第一次,高杉有了杀人灭口的冲动。这是一种莫须有的冲动,来自高杉自身的胆怯害怕焦虑。杀气从他独眼中倾斜出来,而他也确实遵照着本能去做了。一个翻身,他就把银时压在自己身下,双手掐着银时的脖子。早已微醉的银时本就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但他也并不尝试抵抗,猩红的双眸等着高杉,即使早已呼吸困难银时仍旧自顾自地接着自己的话说下去:

 

“……而我……就是那……见……证……一切……的……大海……”

 

一瞬间,高杉竟失了力气,一种冲动令他鼻子根发酸。

 

还有另一种冲动让他想要亲吻身下的银色卷毛。

 

然后,他吻了。

 

然后,他们做了。

 

 

(11)

10月10日。

 

高杉觉得今天自己整个人有点不对了。自从一大早到研究所后,每次目光扫过放在研究室角落里的台历,都会在心里默念一遍今天的日期:10月10日。

 

银时的生日。

 

明明一切都应该万无一失了的才对。高杉回想了一遍自己至今为了准备给银时庆生做的一切:提前找土方给爱人放假,因土方抖M属性多为爱人收获了两个礼拜的bonus假期(土方:才不是!);早上也让他一如往常睡了懒觉,还破格好心给他准备了(爱心)早餐而且没下毒;留好了字条让他下午两点半来这里找他。个中环节有错么?会节外生枝么?

 

不,不可能。

 

唯一可能会节外生枝的就只剩下那颗卷毛的头了。

 

瞬间,高杉觉得自己很蠢。像个恋爱少女一般的愚蠢。

 

果然事情一和银时挂钩,高杉永远没办法从容。

 

现在是下午一点,距离工作结束还有一个半小时啊。

 

 

***

高中那晚“酒后乱性”之后,高杉和银时之间的关系也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毕竟是青春期的大小伙子,连撸(%)管的手速都会一较高下的年纪,一晚上的疯狂也不外乎体验人生一样。除了某只银毛事后回忆时总是在纠结自己为什么是在下面的那个。

 

“明明是阿银我比较高嘛。”

 

然后就会被高杉一本正经地回以“攻受”和身高并没有直接关系并外加一个爆栗。

 

那时的高杉总想问银时关于那晚的事情他到底还记得多少,关于那些对话。但话到嘴边却总也问不出口,银时也是一贯让人火大的打哈哈态度。

 

也是从那一晚之后,高杉开始想要了解银时的一切。

 

“只有自己像只小白鼠一样被一览无余,不是太狡猾了么。”高杉想。

 

 

阔少爷的手段是很多的,即使是处于离家出走中的阔少爷,想要调查一个人的身世背景总不是难事。

 

然后,高杉知道,银时从小是个孤儿。

 

两岁的银时被放在襁褓中,有一天莫名地出现在孤儿院门口。

 

白发红眸的银时从小不爱说话,在孤儿院里也没有朋友。

 

这样的银时在三岁的时候被名叫松阳的藏书家收养带回了家。而几年前松阳病逝,身为养子的银时被本家的人赶了出来,独自住在外面。

 

一切都串上了。我快要知道你的一切了。

又一晚在银时家中留宿的高杉此时像个神经病一样笑了起来。

 

“高杉高杉,马桶堵了。”厕所里的银时哇哇叫起来。

 

看,我连你的屎是什么样的都知道了。

 

 

(12)

 

不管是在图书馆,还是在泄欲性质的滚床单中,就连高中毕业进入大学后两人分道扬镳的几年中,高杉每每回忆起银时,都喜欢说银时像只猫。而且是那种不亲近人的野猫。

 

他喜欢站在人群外,凝着双通澈的红眸看着世间一切,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但一旦被人注意被人靠近就会下意识回避。

 

嗯这就是银时。

 

 

高杉总是看着银时,不管是物理意义上还是心理意义上都在看着他。他可能是高杉这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感兴趣的人。

 

因为银时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把他看透的人。

 

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

 

***

 

银时知道自己是个不好接近的人。

 

幼儿时就被丢弃在了孤儿院门口,没有名没有姓,长着头乱糟糟的白毛还有红色的眼眸就像恶魔之子。

 

大人们议论纷纷,小孩子也躲着他。“你看他的头发,小小年纪就全白了,还有他的红眼睛,哪有孩子长那样的啊……” ”就是,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真是诡异。还是离他远点吧。”

 

两三岁的孩子本无法感受他人的目光的含义。但看得多了,银时也能感受到自己并不受欢迎。一次次碰壁一次次被拒绝后,小银学会了读他人的眼色,学会了自己玩而不给别人找麻烦。

 

这是最方便的解决方法了。

 

直到一年后松阳出现,抓住了他的手。

 

天使。

 

***

 

离开孤儿院的那一天,松阳一路背着小银。夕阳的余辉照着他们合二为一的拉长的影子。一路无言,小银还不怎么会说话,但也没有正常孩子的聒噪,安安分分地玩了一会儿松阳的头发,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就趴在他的背上呼呼睡过去了。那一天的风很舒服,松阳的背也很温暖。

 

银时记得当时醒来后一睁眼,映入眼帘的就是松阳淡淡上扬的嘴角以及他身后整背景的书架。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新家了。请多指教啊,银时!”

“欢迎回家!”

 

***

 

松阳不是没想过让银时过上一个正常的童年。

 

他不止一次想要试着让银时和外界接触,甚至不惜自己套上甲壳虫的滑稽套装拿着棒棒糖连诱带哄,而成果却只有棒棒糖被抢走。拿到糖的银时又默默退回到自己的角落里开始舔棒棒糖。大概那双死鱼眼也是这个时候形成的。

 

不久松阳就另寻了一个法子。因为他发现银时盯着书的眼睛,总是闪着光。

 

身为藏书家的松阳平日空闲时间多,在家的时候除了在银时眼前耍宝之余,他开始教三岁的银时识字,看书。他希望银时童年缺失的经历,可以从书中弥补。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小小的银时就开始看书了。

 

对于银时来说,如果把他的人生看作一个空房子,那填满其间的家具不是现实生活,而是千千万万的书。书构筑了他的世界,填满了他的世界。

 

这一切都是松阳带给他的宝物。

 

而另一方面松阳想,

 

让小银一直呆在 家里,也不错。

 

 

(13)

 

吉田松阳是银时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银时觉得即使到自己死的那一天,这个事实也不会改变。

 

他把自己带出孤儿院,给了自己一个家。还把书带入了银时的世界。

从那一刻,银时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松阳给了银时新生。

 

他还记得当初到了上小学年级的自己死都不愿意踏出家里一步,那一天,松阳第一次生气地扇了他一巴掌。很疼。

 

那是银时第一次感受到松阳的愤怒,也是第一次体会到委屈。

 

“银时,你要记住,构成这个世界的终究不是书,是人。”

 

那一刻的景象历历在目,银时至今都可以说出当时松阳因喘气胸口微微起伏的次数。银时怔在那里动弹不得,半个脸颊火辣辣的疼。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环绕着他,还有奇怪的体液往眼睛上涌。

 

银时第一次落泪了。

 

松阳的脸埋在刘海的阴影下,看不见表情。他慢慢蹲下来,抱住银时,嘴里不停地道着歉。“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照顾好你……”银时感觉得到他在微微颤抖。

 

“如果你始终无法正视人生的话,就把人当书来读吧。人可要比你至今读过的书都要复杂。”

 

***

松阳是银时第一个试着当书读的人,然而直到他病死,银时还是没有读懂他。

 

 

 

(14)

 

虽然第一次见到高杉时,银时对这人并没有多大的好感。除了初登场有点帅,就一直摆着一张便秘性冷淡的臭脸,噢还和他抢书看。

 

更重要的是,他的独眼散发着空洞的气息。

 

就像以前的自己一样。

 

对于银时来说,高杉这本书散发着和他相似的野兽气味。纯粹的气味。没有多余的点缀,单纯血肉相咬就可以爆裂出最美的烟花。莫比乌丝之环,衔尾蛇,在无限之中找寻一丝救赎。

 

而野兽迷失了方向,就会破坏。

高杉就是这么一只野兽。

 

正因为如此,银时才不能放着他不管。

 

银时从来不问高杉独眼的原因,也不必要。过去的伤疤说的好听点像勋章,说的难听点连屁也不是闻不到摸不着。人人都有自己的一段历史,就算是写书也没有必要一一交代不然就是流水账了。

 

但他想要为高杉做点什么,就像当初松阳为自己做的事情一样。起码给那个独眼中注入一丝光或者糖分就会大有改观吧。即使银时并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松阳做像一切都像魔法,但他从松阳那里遗传的鸡婆就是让他放高杉不下。

 

这也是他接近高杉的原因,也是他允许高杉接近自己的原因。

 

噢别包括滚床单。

 

 

(15)

时间回到现在,时钟刚要指向下午两点半。结束工作的高杉收拾完桌子就匆匆忙忙奔出研究所。

 

是的,他有个约会。

 

和某个天然卷。

 

高杉前脚刚踏出研究所就看到约会对象正站在研究所门口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秋日正好,照得他一头银发熠熠生辉,黄灿灿的桂花在他身后不远处开得正烂。有一瞬间,高杉觉得笑着的银时就要这么变得透明而消失,离他而去了。他快步走过去。

 

“呦,高杉,一下班就那么急着见我啊。银桑我真是有魅力……唔”

 

银时话没说完,就被高杉一手臂掳走了。

 

***

 

高杉觉得自己和银时是注定在一起的。

 

不管是第一次在图书馆因抢书而相遇,还是后面因离家出走而在他家借住,到后面发展出的第一次酒后滚床单以及后面多次滚床单,都是命中注定的证明。

 

因此,在高杉和银时进了不同的大学开始了各自不同的人生后,两人默契得都没有试过相互联系,一次都没有过。联系断了整整7年。这七年,他们各自完成了自己的学业,女朋友也没少交,但都点到为止就散了。在两人陆续步入社会,工作也逐渐稳定后的第三年,身为作家的银时和身为研究员的高杉又重逢了。

 

一切都是这么自然而然。比命中注定还要来得顺其自然。


“呦,银时。真是好久不见。”

 

“是啊,真是好久呢 。七年了?都快记不清了。”

 

“这次来和我同居吧。”

 

银时吹了声口哨。

“好啊矮杉,你欠糖分大神的债就由阿银我接受了。”

 

(16)

 

“话说今天到底吹的什么风啊堂堂高杉大人居然抛弃了便利店三明治,人妻了一回给小银我做早餐,高杉你是不是发烧了?”

 

“天然卷你是不是活腻了。”

 

“哇哇好可怕。把银桑我叫出来的不是高杉你吗,所以今天到底什么特殊的日子啊是糖分大神显灵了么高杉我们接下来是不是去神社……”

 

“游乐园。”

 

“真的嘛!高杉你终于肯陪我去玩了!阿银我还一次都没去过呢。”

 

“只此一次,笨蛋。然后……”

 

高杉脚步停了下来。走在他身旁的银时奇怪地也停下脚步,侧身回望着高杉。

 

“虽然这不怎么像是我会做的事情……”高杉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挂件,然后抛给了银时,

 

“银时,生日快乐。”

 

银时看向自己的掌心,一个白鲸模样的挂件躺在那里。

 

 

 

“噢。谢啦。”

 

————fin——————

 


 


评论(4)
热度(17)